0832_a2090

   偏偏寒月乔和小火彩办事干脆利落,才这么一会功夫,又不知道跑去了哪里。

   北堂叶辰只能伸出手来,指间交换着轻掐,根据寒月乔身上的影踪咒,总算是找到了寒月乔大概所在的方位。

   北堂叶辰追去了之后,就发现寒月乔和小火彩来的是月王府的大院子,这里住着的,十有八九是月王府的主人月王爷。

   寒月乔和小火彩她们难道想要自动的送羊入虎口?

   北堂叶辰上到这个可能,不由得眉头紧皱了起来,当下便加快了脚步,朝着寒月乔他们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不过等他来到了那房门前的十余米处又突然停下来了,闪身躲到了树后。

   他知道,寒月乔一定不是这么简单!

   这正殿的侍卫们,似乎都已经习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完没有觉得有人赶来岳王府捣乱,于是乎都已经抱着剑倚着墙,呼呼大睡着。

   和小火彩一起站在了那大门左右的寒月乔,远远的互相使了个眼色,就不约而同的朝着那两个侍卫冲了过去,一左一右的给了他们一个手刀,硬生生将他们劈得彻底昏死了过去。

   随后,寒月乔和小火彩将这两个侍卫的身子扳开,摸出了他们身上的钥匙。

   小火彩正准备悄悄地打开了这个大门,却被寒月乔按住了手。

   寒月乔拿出了一个竹筒,插进了只窗之中,借着竹筒看向了屋子里的情况,只看见这屋子的正中央,是一个大厅。大厅的四周连着四个房门,凭着寒月乔的直觉判断,这四个房门应该是主卧,次卧,书房,还剩下最后一个房间,连寒月乔也想不通是留来做什么的。不过像这样一个喜欢收集年轻姑娘的变态相比,房间里总是有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需要单独放在一个房间里。

   “现在可以进去了吗?”火彩跃跃欲试着。

   休闲的酥胸美女唯美写真

   “先分配一下,不要打草惊蛇,我我们同时行动,我先去主卧和次卧,你去书房和那个神秘的房间!我们如果能够同时遇到,就在那个房间里会合。”寒月乔低声吩咐。

   “那如果抓到了那个月王爷,可以杀了他吗?”火彩兴奋的道。

   寒月乔不由得打了个寒战,感觉火彩之中唤醒了神兽血脉之后,似乎变得更加暴力了。

   “暂时还不行,一会儿若是见到了那个月王爷,只要将他劈昏就行,剩下的事情等我来了再做!我费尽心机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让他给我们‘帮一个忙’,人要是死了的话,我们这一路过来都白辛苦了。”寒月乔勾唇神秘的一笑,似乎早已经心头有打算了。

   火彩也跟着连连点头,十分相信寒月乔的决定。

   下一刻,她们二人便一左一右的同时推开门。

   寒月乔先往主卧走去,同一时间,火彩也往书房走去。不多会儿的功夫,两个人都空手而出,于是乎寒月乔又继续往次卧而去,小伙仔则是往那个神秘的房间而去。

   不多会儿的功夫,寒月乔就发现次卧也是空空如也,当即快速的走了出来。

   大厅里却没有见到火彩的身影。

   想必火彩现在已经得手,不知道正怎么琢磨着那个月王爷呢!

   寒月乔笑嘻嘻的来到了神秘房间的门口,这神秘房间的门早就被火彩推开,只是半掩着。寒月乔随后就打算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屋子里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哈哈哈哈哈,这次刘真人还真是费了挺大的功夫,给我找了一个这么好的货色来看你,身子骨这么好,估计能够够我多玩几天的。”

   一听见这男人淫邪的声音,寒月乔就下意识的收回了手,敏捷地向旁边一闪,避免屋子里的人发现了门口的她。

   仅仅是隔着一块门板,寒月乔冷静的听着屋子里的动静。

   “你给我用的是什么鬼东西?赶紧给我撤了,有本事我们真刀真枪的来大战三百回合!姑奶奶我要是输了的话,任凭你处置!”

   “哈哈哈哈哈哈……我给你用的可是捆仙索,绝对不是什么鬼东西!如果你真的喜欢和我真刀真枪的大战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满足你!”男人越发邪魅的声音传来,听得寒月乔身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屋子里的小火彩早已经不顾一切的扭动了起来,可是无论他如何用力,都完无法挣脱这绳子,反而越是扭动,越是让着绳子紧紧陷入了她的肉里,血液从皮肤溢出,染红了她的红袍,也刺触到了月王爷的眼睛。

   月王也十分不悦地吼着小火彩:“你不要再乱动了!我给你用的可是捆仙索,你动得越厉害,它收的越紧!别到时候我还没有享用你,你就已经被这绳子给弄死了!”

   火彩理直气壮的反驳:“被这绳子弄死也好过被你弄死!”

   寒月乔光是听着对话都已经感觉到小火彩的处境危险,必须现在就去救人。

   下一刻,寒月乔就轻手轻脚的走进了那到大门,走过了一条幽暗的长廊,来到了光亮的石室路口处,向里先张望了一眼。

   这是一个类似于地牢的石室,石室的四面墙壁上挂着各种各样的兵器,刑具,还有一些寒月乔都叫不上名字来的东西。不过看起来都是一些整人的玩意儿,比起寒月乔空间,戒指里的存货还要丰富多彩一些。

   石室的中间则是有一个巨大的木台,火彩正被五花大绑的绑在上面,旁边则是站着一个穿着月牙色长袍的男子,男子五官清秀,面容冷厉,目光阴郁,披散在身上的黑发就像是一道道拉着人堕入深渊的绳索,看着让这个白衣黑发的男子更加可怖了。

   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这墙壁上的那些东西都是准备拿来对付小火彩的。

   曾几何时,寒月乔也这样审讯过犯人,只不过寒月乔用那些东西都是来对付那些贪官污吏,不肯老实合作的家伙。这个月王却是拿这些东西来对付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