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2_a2066

收麦之后种红薯、孵稻秧忙插秧。

桃花开尽绿叶盎然,枝头小桃也渐渐繁盛起来,大家散步之时总忍不住去打量那些枝头淡绿色的小果,讨论着何时能摘来吃……

四月的下旬连续艳阳高照,已经有些热起来了。

叶青喜他们已在路上的消息也传了回来,随之而来的是周顺、苏尚考上童生,叶青喜和叶子晨、赵沐端险险落榜。

消息是随着已经出发消息一起发过来的,之前并没有来信,因而大家便是想安慰几句,也不便联络他们了。

消息是周子康传回来的,并没有寄信因而也未细说。

见大家担心,叶子皓笑道:“有什么好担心的呢,他们本来就是去考场见识世面的呀,难道还真要求他们一定考上不成?”

科举若这么容易,一年年哪来那么多落榜的读书人?

他当年也是十六考童生,二十二中状元,若是这么容易谁都能考上,他这功名还有份量吗?

只是这种话有些打击人,他并未说出口,只是叮嘱大家平常心看待,等小子们回来,也不用特别去安慰,喜欢考,明年继续就是了。

一听他说喜欢考就明年继续,大家都笑了起来。

这么一说,虽然科举难考,但至少童生考每年都有呀,只不过考秀才就要等到后年了。

文艺少女长发披肩一袭长裙清纯气质写真图片

被叶子皓几句话就说得大家什么担心都随风而去,反而更加关心何时有桃子吃,石榴何时开花,池塘里的荷叶啥时候打苞儿出来……

早已春暮,正是夏初,不冷不热的天气里,不用出门奔波的老少,每天早晚总要到花园里走走。

用大家一致的想法就是,花了那么多钱买了这么大座带花园的院子,当然不能浪费了。

花是要赏看的,结了果当然是要吃的。

而小铃儿来后,小吉祥也有伴儿玩耍了,也就不用每天眼巴巴地等着拓儿哥哥放学回来陪他玩耍了。

三月就满了三岁的小铃儿如今说话利落得很,有她带着小吉祥聊天,小吉祥能表达的词汇字句又增加了不少。

最近能时常见到小吉祥四个字、五个字地表达自己的意思,叶子皓和叶青凰都很满意,因而,叶子皓再往外忙时,就不会专门带着小吉祥了,有晴嫂子带着两个孩子,再派了秦李氏跟着。

叶华霜这趟回来后没有继续住在西厢,只因翠婶子嫌自己一个人住有些冷清,就叫了女儿过去陪她。

半月斋如今就是翠婶子和叶华霜、晴嫂子和小铃儿住着,叶正诚和叶华英短时间内是没空回来的。

为此,叶青凰给半月斋多安排了两个丫环过去,这样显得小院里没那么冷清。

翠婶子一到,他们的豆皮买卖又能攒上一大批货了,而且叶青凰增加了红薯粉丝,可以大量消化红薯产量,并且有利储存和运输。

正着天气好,他们正大量赶货,打算若这买卖好做,就将手艺传出去。

这是有利百姓的事情,百姓获利、八珍阁叶子皓扬名。

四月即将过去时,叶青喜他们终于回来了。

“我们想着回来这个月也读不了几天书,难得机会就一路逛过来的,多耽搁了几天。”

面对大家的询问,叶子晨挠着头讪笑着解释。

“考上的,没考上的,散心去了。”叶青喜神色到是坦然。

去年说今年要下场试试手、见见世面的是他,今年叶子晨和赵沐端陪他去考场一游,本来胜负皆不在意。

然而他们县试却考过了,一时心中难免就有些飘,以为府试会有机会,以为童生在望,谁知……

现实打醒了他们,心里难过了没多久也就清醒过来,知道自己失了分寸。

在与袁先生他们长谈之后,一个个也就再次昂起头来,准备回家再读三年书,重新来过。

而周顺这次考上了童生却很理智地认为自己是侥幸,又庆幸今年不用急着头铁去院试,下一期院试在后年,正好给他两年时间备考。

而苏尚年轻也轻,并不着急下场连环考,他更想做一个有准备的人,因此,他和周顺约好后年考秀才。

经过这趟靖阳之行,一路又没有大人在自己南下、自己商量投宿、吃饭、游玩,几人感情好得如兄弟一般。

这对于他们都是难得的自立机会。

吃饭的时候,听着大家对这一路的所观所想,都觉得他们长大了,懂事了。

一个孩子从顽劣到懂事、从依靠大人到自立、思考、有目标有计划地决定自己的未来,身为大人当然欣慰无比。

叶子皓也很高兴,这帮小子不枉他带了这么久,对自己的将来要做什么,有目标就好。

大家修整了几天,又在最后一个休沐日与其他小伙伴们去城外登山、陪娘和妹妹们去莲华寺上香。

之后就在五月初一回塾里去了。

端午节划龙舟,府城外南桥河畔人山人海,府城许多人家都去看热闹了。

叶子皓本想带叶青凰和小吉祥去看,但叶青凰这些日子却有些嫌热,而且感觉行走越发辛苦,她担心自己生产的事,不敢出门怕出意外。

叶子皓只得作罢,让爹娘带了小的们去。

赵家那边也是,只是夏婉儿见叶青凰不敢出门,她也不敢,为此,赵沐扬也留了下来,与媳妇儿同进退。

端午刚过,府城百姓还沉浸在过节的喜悦气氛里,南华州就发生了一件惊天大事,如晴天霹雳般,震得无数人心头发麻,一脸茫然。

南华州城守向南飞涉嫌贿赂吏部官员、买官南华州,任期内卖官、勾结商户不当竞争、收赃贪款、后宅混乱而管教不严涉及几条人命,更纵容家眷亲属鱼肉乡邻等数罪待查,现押送回京交由三司会审。

南华州新任城守派任之前,南华州一应地方辖治交由御史台从三品监察御史叶子皓代掌。

这是圣旨下,所有人都蒙了。

向南飞跪接圣旨时当场就瘫坐在地,一脸惨白,等他回过神来时不甘大喊。

“是叶子皓搞的鬼!这一切都是叶子皓害的!”

当初那封信他不该毁掉的,若是留下来也能当作证据,他被人威胁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