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8_a2072

   准备要过去监狱的时候,黑珍珠叫住了我,说道:“带去多一点人。”

   我说道:“知道了。”

   在这个敏感特殊的最为危险的时候,出门自然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才行的。

   在去监狱的路上,我心里乱糟糟的。

   为什么黑珍珠最近突然变得越来越温柔,难道,是因为有了孩子的原因吗。

   不懂。

   但是这怎么怀上了啊?

   做了措施,还怀上了。

   怀上了,我估计她那么久才告诉我的原因,是因为她倒是想着去打掉,但又在纠结。

   最终,还是告诉了我,让我来决断?

   但是她虽然告诉我了,却又坚定去打掉的心。

   也许她是想看看我什么表情,看我是喜是忧,如果是喜,她可能会留下来,如果是忧,那就没得留了。

   媚眼女生俏丽可爱暖人心

   我的心乱成一片,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让我怎么解决的好,我自己都不懂怎么解决了。

   然后又在想,这贺芷灵是不是故意让我去监狱做事的啊,我又不是监狱的人,小凌的家人来闹,为什么要我去解决去摆平。

   监狱的人摆不平,我就能摆平?

   那么信任我。

   最关键的一点,为什么我和黑珍珠抱在了一起,她的电话就来了,搞什么,难道我身上还有什么她给我装的跟踪窃听器?

   到了监狱里面。

   在办公室那里,小凌的好多家人亲戚来了,在办公室那里闹。

   不少监狱的人在一直说着,解释着。

   监狱的她们,懂的小凌现在的遭遇都没有我懂的多。

   我走了过去。

   她们自动让开一条路,朱华华看看我,然后看看那些人。

   我走到了小凌的亲戚面前,对他们说道:“小凌我们现在也在找,监狱在找,警方也在找,动用了一切的侦查力量再找。”

   一个男的上前来,问我道:“是谁。”

   我说道:“我是之前的监狱长。小凌是我的手下,和我私交甚好,我们是好朋友。”

   他说道:“如果她死了呢!”

   我说道:“无论是死是活,我们都要找到她,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她是被作为人质抓起来了,那些人如果要杀她,我们绝对要给她报仇!”

   他说道:“如果人死了,说这个有什么用。”

   我说道:“们现在应该帮着我们找人,而不是来这里影响我们找人。”

   他说道:“找了多少天了,一点消息都没有,是不是不打算找!”

   我说道:“不,我们动用一切的力量找着人呢。”

   他还在嚷嚷着。

   我说道:“们要是真为她好,就该支持我们,不来闹,不来添堵。如果非要继续闹下去,只会给我们添堵。”

   他问我道:“那要多少天?”

   我说道:“我无法给一个明确的时间,我跟们一样,也希望早日找到她。”

   他说道:“要是她有什么事,我让们监狱给我们一个交代。”

   嚷嚷完了之后,他带着众人离开了。

   我们这帮监狱的人们,松了口气。

   我说道:“都散了吧,没事了。”

   众人这都散去了。

   看了看朱华华,她笔直的站着看着我。

   她就永远这么一个表情,一个站立的姿势。

   我对她招招手,说道:“花姐,来来来,我问几句话呢。”

   朱华华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我要去忙了。”

   我一把拉着她就把她扯进去了办公室里面,砰的关上了门。

   她猝手不及防,一下子被我拉进了办公室里面,然后倒在了我的身上,当我抱住她的那一刻,她竟然一下子轻轻嗯的叫了出来,全身无力倒在我怀中。

   就是我扶着她,她也没站稳。

   那好,我就一下子抱住了她。

   我看着朱华华,给了捋了捋她的前额的秀发。

   我就这么看着她。

   她脸都红了,想推开我,可她全身根本没有力气。

   朱华华退伍的军人,天天保持锻炼,她的力气跟我一样大,她怎么可能推开不了我,可是这时候,她全身已经软了,被我抱着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情绪沦陷,全身无力。

   她推不开我,嘴里就喊着放开我。

   我用手背碰了一下她的脸庞,她红润的脸庞挺烫的。

   我说道:“推开啊,不是会武功吗,推开我啊。”

   她愤愤的样子,就要一膝盖顶上来,我也不避开,我看她会不会打我。

   如果换做是以前,刚进监狱逗她的那个时候,恐怕她真的会一脚顶上来。

   可现在的她,再也不会了,她的膝盖慢慢的,只是碰到了我的身体。

   然后,她放下脚去。

   她把头别向一边,眼里含泪说道:“欺负我。”

   我说道:“我,欺负,我怎么欺负了,说说看。”

   她说道:“我不想看见。”

   我说道:“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怎么了呢?”

   她看了看我,然后说道:“我说我不想看见。”

   我说道:“行,不想看见我是吧,那我走,我再也不出现再的面前。”

   她把头转向旁边,咬了咬牙,然后又看向我,说道:“走吧,不走我走。”

   她是很认真的说这个话。

   听起来,心很伤啊。

   我放开她的手,然后郑重其事认真的说道:“好。那我走。”

   我转头就走。

   出门,关上门。

   然后走了。

   她没有追我。

   走到了楼梯口,然后下了楼梯几个阶梯,接着偷偷的鬼鬼祟祟的走着猫步没有声音的回来,把耳朵贴在门上,听里面办公室的声音。

   听到了朱华华的哭泣的声音,很小很压抑,压制着。

   我听着我都心碎了。

   一直哭了有五分钟左右。

   对于她这么一个钢铁意志一样的女人,无论是死亡,疾病,逆境,饥饿,也压不垮她,却没想到,能把她击倒的,让她情绪崩溃的,却是爱情。

   爱错了人,有多痛。

   爱情的伤害,有多大。

   宁愿死,都不宁愿受情伤。

   怕是现在她准备要死,也绝不会哭出一句声音来,就是把她千刀凌迟,她也绝对不会吭声,但就是因为我,因为这世上有我在,所以才会哭。

   当她走出来开门了之后,看到站在门口的我,她的眼泪一下子就停不住的往下流。

   接着她马上转身回去,要把门关上。

   她不想让任何人看见她哭,包括我。

   我挤了进去里面去。

   然后关上了门。

   我把她用力的转身过来,她一直在用力抵抗,不让我看她的脸,但还是没拗得过,被我转了过身子来,我就看着她哭

   她擦着眼泪,把头扭向一边。

   我笑笑,然后又心疼的给她擦眼泪,说道:“以为,赶我走,我就会走?”

   她说道:“不走,我走。”

   说着就要走。

   我一下子把她拉进来了我怀里紧紧抱住:“以为走得了?我跟说,就是跑到天涯海角,我也能找得到。继续欺负。”

   她气上来了:“,,肯定找不到我。”

   我说道:“呵呵,肯定找得到。我就一直要欺负下去。”

   朱华华说道:“我,我打死。”

   说着她真要动手,我在她左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又在她的右边脸亲了一下,她打我的动作改为了捂着脸的动作:“,不要脸!”

   我说道:“好,既然不要亲脸,那就亲嘴吧。”

   她一听,就捂着了嘴唇。

   我抱着她腰部的双手,往下就抓了她的屁股,她急忙要抓我的手拿开我的手,我就吻住了她的唇。

   像是打开了她身体的开关,她一下子又没有了力气。

   她的脚又软了。

   任我抱着了一会儿。

   她的眼神早已从有点气变成了温柔,里面如同含着一湖秋水。

   我放开了她,她靠在了办公桌上,然后靠着办公桌半坐着。

   我说道:“还走吗?”

   她说道:“走。”

   赌气一样。

   我笑笑,说道:“走啊,走我就去追,去找。”

   她说道:“流氓。”

   我说道:“是,我是流氓,谁让喜欢我这流氓。”

   她说道:“我没喜欢。”

   我靠近她的脸,看着她的眼睛,问道:“看着我的眼睛,说不喜欢我这个流氓。”

   她却避开了我的眼神,她都不敢看我了。

   羞涩得可爱。

   我说道:“好吧不逗了,我们先谈点工作,然后再谈情。”

   她说道:“谁跟谈情。”

   我说道:“好,不谈情,我们只做,不谈。”

   她轻轻推开我:“不要闹了,等下有人看见。”

   我说道:“看见就看见,反正,大不了被开除。”

   她说道:“跟贺芷灵问问,回来这里吧。”

   我说道:“哟,不是让我走吗?还要躲着我,躲得远远的。怎么,那么迫不及待想每天见到我吗?”

   她说道:“我才不是为了见。”

   我说道:“哦,原来不是为了见到我啊。”

   她说道:“在监狱里好点。”

   我说道:“守护,是吗。”

   她说道:“不是。我需要守护吗?”

   我说道:“是吗,不需要吗?”

   我坏笑着靠近她。

   她说道:“不要靠近我那么近。”

   我说道:“告诉我,为什么不敢看我?”

   我逗着她。

   她看向别处:“丑。”

   我问道:“那我抱着,干嘛没有力气。”

   她捂住了耳朵:“我跟说正经事!”

   还一边捂住耳朵一边摇头。

   我亲了她一下,她狠狠的跺了一脚:“,我走了!”

   我拉住了她:“好好,说正事,为什么想我来这里啊。”

   她看我不动手动脚,认真了起来,才坐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