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9_a2066

   “大人,别忘了你是北苍附马,你娶的是我们家的公主!”欧阳不忌蹙眉盯着叶子皓,提醒他一件事实。

   “……”叶子皓立刻怂了,无言以对。

   “咱们自家可不能内讧了,你赶紧去查查北关那边的情况,不管谁强,若真打起来,让我和凰儿情何以堪,我们都是边城长大的啊。”

   叶子皓缓和了语气,改口说道。

   “是,属下已经吩咐下去了,大约就是这两天就会有消息。”欧阳不忌这才领命,离开前忽然看向叶子皓。

   “其实我也不知主上这次派兵是为何,生气归生气,但还不至于到这一步才对,东黎若是不好,我们回北苍就是了。”

   “……或许,他是怕我们不肯回去,怕我还惦着在东黎做官,若他想堵了我的后路让我们去北苍,那接下来,他该揭露凰儿身份了。”

   叶子皓听了欧阳不忌的话表情错愕,随即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再次变了脸色,拧眉忧心起来。

   本来他没了功名最多也就是一个赚钱的商人,日子照样能过起来,凰儿依然跟着他不必与人周旋。

   但若北苍那边公开了凰儿的身份,这不管是在北苍还是在东黎,都将掀起惊涛骇浪,甚至是血雨腥风!

   但他希望、也相信,大舅哥敢这么做,北苍那边应该是已经理清楚了,只是为了保护远在东黎的妹妹,才一直没有公告天下。

   大舅哥身为一国帝王,就算气愤也不可能冲动的,他这么做应是有他的道理。

   甜美美女阿空

   那就是觉得妹妹是时候现身了,也趁机让他这颗东黎弃棋回北苍去……

   “其实主上并不在意你们在哪边了,不然他自己就可以做到让你在东黎做不了官的。”

   欧阳不忌见叶子皓如此说,便停下脚步又说道:“主上只希望你们平安,这一次,大约是觉得,我国长公主被人欺负了,想要出头吧。”

   要出头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人家轻视的身份上,狠狠打人的脸咯!

   欧阳不忌走后,叶子皓还站在院门口久久回不过神来。

   欧阳不忌刚说的话,还在他脑海中回响着。

   大舅哥这是要替妹妹出头?派十万大军扎在北关外,以战争出头?

   叶子皓心里哆嗦了一下,虽然欧阳不忌说可能还没开打,但他心里总是有些不安。

   希望欧阳不忌传回去的消息能及时一点,大舅哥要息怒啊……

   “爹爹!”突然一双小手抱住了自己的腿,娇憨的声音带着疑惑地响在脚下。

   叶子皓低头,就看到小吉祥正仰着小脸望着自己,一双灿亮的目光里竟然夹杂着担忧。

   他竟然让儿子担心了。

   “臭小子,你怎么又跑出来了。”叶子皓心中一暖,弯腰就将儿子抱了起来,在他额头亲了一口,这才轻斥着他。

   小吉祥被爹爹亲了,正开心地露出了笑脸,哪里管爹爹是在责问自己呢,他咧开嘴角灿烂地回答:“看爹爹!”

   原来是在院子里看到了一直不进来的爹爹,就自己走出来了,身后不远跟着嬷嬷呢。

   “小吉祥真乖。”叶子皓自己翻译了儿子的意思,也不禁露出笑容。

   有贤妻麟儿,夫复何求?

   抱着儿子慢慢穿过庭院时,叶子皓已收敛了所有的情绪,一边和儿子说话一边走进东厢小厅。

   爹娘离开之后,他们也没有搬,一直住在东厢这边,只是不知道还要住多久。

   欧阳不忌说这两天就能有北边的消息,他若选择明天出发,一路住客栈总是没那么方便。

   “凰儿,虽说此间事已了结,但咱们也不要赶着离开,可以等小的们读完书再一起走,反正我现在做什么都不合适冒然急进。”

   抱着儿子坐在罗汉床边,叶子皓看着又忙着绣花的人。

   发生了这么多事,凰儿还能专注绣花,真是让他敬佩,而他现在心思便有些浮动不安,所以……

   北关的事不能让凰儿知道,凰儿的身份也要能瞒多久就瞒多久。

   “嗯,我不着急,但是天热起来行路总是会辛苦一些的,若是可以,还是尽早回靖阳去。”

   叶青凰停下绣针,扭头看了叶子皓一眼,却见男人在她扭头时突然低了头,竟玩起孩子的小手,不由撇唇。

   “皓哥,现在所有事都在我们的承受范围,也是早就知道的结果,照计划走就是,没什么好多想的。”

   所以,也不必胡思乱想坏了自己的心情。

   “嗯,本来是要回去时先去拜会颜城守,但如今我变成了白身,连个状元都不是了,也不知道颜城守还会不会如当初那般与我说话呢。”

   那过,辞官与夺官是不同的,如今他被夺去功名,行事就要低调一些,切莫仍以状元或城守的立场去想当然地处世。

   以免有人落井下石或心思转变背后再插一刀。

   当初在京城,他是状元,与榜眼和探花自然能相谈甚欢,便是放榜以前也同为举子解元,身份上没什么不同。

   如今……人家仍是榜眼、探花,一个在地方为官、一个在京城朝堂,而他却是白衣庶民,连个童生都不是了。

   自然,今非昔比,就不得不多想一下别人的立场。

   这样情况下,他再上门谈葡萄酒生意又是否合适?会不会被人落井下石?

   但李探花在朝堂上为他之事与人争锋相对,甚至说出也代表了颜榜眼的意思,这翻情谊,也让叶子皓汗颜。

   当初他们三人皆不投靠京城权贵门阀,却也懂得三鼎抱团、一展抱负。

   因而,状元出事,榜眼和探花与他共同进退,这就是情谊,这就是士学风采,是他们新科文人的傲骨。

   但毕竟他已被夺去功名……

   想到这里,叶子皓叹了口气,露出了烦恼的神情。

   “爹爹!”小手突然摸上他拧起的眉头,“不生气!”

   “臭小子,爹爹没生气,你自己和木娃娃玩耍。”

   叶子皓见儿子又在担心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地咧咧嘴,故意将孩子放到一旁,将一个不倒翁木偶塞在他的小手里。

   孩子被转移了注意力就不会一直盯着他看了。

   “皓哥,以前在官言官,如今在商言商,利益之事谈判决定,没有谁高谁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