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6_a2072

♂? ,,

黑珍珠问我道:“顶尖的人才?又怎么知道她就是一个顶尖的人才。”

我说道:“一个人,一个普通的弱小女子,完不靠外力,就能和我们的敌人对抗。难道不觉得她的能力太强大了吗。”

黑珍珠说道:“既然那么强大,还需要依靠我们吗。”

我说道:“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么强大,何必还靠我们呢?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只有团结的力量,才是最强大的。懂不懂呢。”

黑珍珠说道:“既然她已经那么强大,那还需要我们吗?她自己组个集团不就行了。”

我无奈的笑笑,说道:“非要这么想吗?她现在即使是白手起家,那要撑到何年何月才拉得起一个团队,而且她现在被人盯着,被敌人死死地盯着,她无论走哪一步,都担心被人盯着了被发现了,被人搞破坏了,被人暗杀了,明白吗。”

黑珍珠说道:“是,我就是不明白!”

实际上,听黑珍珠的口气,她已经有些松动了的,可是,她就是倔强,既想要用人才,可是她又降不下自己身份。

真的是纠结。

我看她已经有些松动了,便继续用温和的语气说道:“珍珠姐,只要能灭掉四联帮和林斌,把的事业做大,想要什么没有呢?对吧。关键是她那个人是可用的,我敢保证,她加入我们,到时候绝对不会拉着我们的人对反咬一口。”

不过说真的,我虽然嘴上这么劝黑珍珠,实际上心里也在打鼓,我并不知道黑珍珠如果真正在控制了我们后街这边的我们的分公司这些人后,是什么走向。

面包店里的吃货马尾少女

她那个人,有操控人心的力量,可能真的把我们的人都带着跟了她,然后到时候反着跟黑珍珠来都有可能。

黑珍珠说道:“保证,用什么来保证!”

我说道:“那是觉得她会反击了?会背叛了?”

黑珍珠说道:“如果她背叛呢。”

我说道:“如果她背叛,又有多少人跟着她,以的实力,对付小小这么一个后街有什么难?只要不放更大的权就行了,假如她真的帮打进去了四联帮的中心点,抢到了他们的地盘,到时候就夺走她的手中的权,只给她钱就行,人,权,钱,收回在手中。”

黑珍珠说道:“好想法。”

我说道:“觉得怎样?”

黑珍珠说道:“让她先来试试,带着们把那条清吧街做掉吧。如果她能做掉,好,我给她权力,和在后街平起平坐,如果不行,那不好意思,请离开。”

我高兴的说是。

可是,刚高兴完,随之,马上想到我现在怎么去找到黑珍珠?

黑珍珠说道:“时限一个月。”

我说道:“这……不行啊,这不行啊珍珠姐。”

黑珍珠说道:“一个月不行?那要多久?一年?一百年?就是一个月!”

我说道:“那我现在联系不到她。”

黑珍珠说道:“联系不到她?”

我说道:“是啊,这是真的,我也没法联系到她。”

黑珍珠说道:“那就算了。”

我说道:“不行,这怎么能算!”

黑珍珠说道:“人都不见,找不到,那还能怎样?”

这倒是啊,人都找不到了,那我还能怎样?

无奈了。

我说道:“那这样子吧,从我找到她然后进入公司后才开始算好吧。”

黑珍珠说道:“什么意思。”

我问:“什么我什么意思。”

黑珍珠说道:“找她,找多久,找一年,一百年?那就这么碌碌无为,看人家四联帮发展壮大了!”

我急忙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当然是一直会想办法去对付他们的,不然我这样不是被白砍了吗!”

黑珍珠说道:“我不管,必须做到!时限还是那么久。这段时间之内我不管什么办法。做不到,那不好意思,扣钱。”

我说道:“好,扣钱,我知道了!谢谢珍珠姐!”

黑珍珠道:“这什么态度?是对我有意见的意思吗。”

我说道:“没有,不敢。”

黑珍珠说道:“滚了。”

我说道:“是,滚了。”

乖乖的滚了。

捂着腹部,一瘸一拐的回去了宿舍。

躺下后,我长舒一口气,点了一支烟,抽着。

我该怎样才能找到黑珍珠呢?

没有办法,难道让我在自己身上贴上一个黑珍珠我找的标牌让她看见吗,那那些敌人会盯着我。

除非她回来找我。

可是她一旦消失,就是消失好几个月,我怎么等得起。

薛羽眉那边着实厉害,在她的带领下,在黑珍珠的帮助下,她们连破敌营,把人家四联帮经营的大大小小的酒吧,饭店,酒店,搞得鸡飞狗跳的,而且那些地盘上罩着他们四联帮的人,基本上如果跳出来帮忙就是被撸下去了。

薛羽眉,这个女人,强势的吃掉四联帮很多的地盘,这个名字越来越响亮了。

她薛羽眉本就是一个不平凡之人。

而在监狱里,经过了小凌她们对甘嘉瑜她们的大清洗之后,甘嘉瑜的人大多没有身居要职,被撸下面去了,监狱,即将真正的迎来我们的时代,即将是我们的纯天下。

可我知道,斩草要除根。

不撤掉除掉甘嘉瑜,是不行的。

中午,午休的时候她们都回去午休了。

我在上班。

因为腰疼,被砍伤了,所以我不想回去休息,走路就疼。

只有我一个人在办公室,靠着椅背休息。

有人进了办公室。

是甘嘉瑜。

我看到她,就想下逐客令。

不过,我还是没有直接开口叫她滚蛋,而是问道:“有什么事呢甘科长。”

甘嘉瑜走了进来后,说道:“张河哥哥,我们副科长犯了什么错了吗?们让她去后勤部?”

她们的其中一个副科长,就是甘嘉瑜的手下,我们小凌以后勤部需要更多人手为由,把她的这个副科长这个手下,调过去了后勤部那边了。

甘嘉瑜的爪牙,一点一点被我们砍掉,拔掉。

我说道:“这个嘛,因为后勤部那边,快到年底了嘛,然后上面也分发下来很多的物资,需要人手去帮忙。也了解了嘛。”

甘嘉瑜说道:“后勤部的一点工作而已,至于要我们副科长去亲自做吗。”

本来就是找理由干掉副科长,还来问我为什么吗?

我说道:“甘科长,那觉得,要谁去做好。”

甘嘉瑜说道:“我们科那么多人。”

我说道:“我知道,但们副科长是个什么样的人我明白,是一个尽忠职守,沉稳的人,后勤分发物资,这工作繁琐细致又比较重要,所以,我们再三斟酌,认为们副科长是最合适的人选。”

甘嘉瑜直接道:“随便哪个人去都可以做吧?再说她过去不就是帮忙跑腿发东西而已嘛,又不是能管后勤部!”

我说道:“呵呵,甘科长,看来对我们的这个人手调动支援,意见很大。”

甘嘉瑜说道:“如果说她有什么错,她被调走,我们也认了。可是她有什么错?是打压着她吧。”

我心想,既然心知肚明,又何必说出来。

可是,她为什么要来找我说这个呢?

难道她不知道来找我说这个其实也没有什么用吗。

可能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很有可能带着针孔摄像机来偷拍我,激怒我后,让我脱口而出我就是打压着她,能拿我怎样这类的话出来,一旦脱口而出,那我就被抓着了把柄,她就能扳倒我。

我认为很有可能便是如此了。

话可真的不能乱说啊。

我说道:“我没有打压着她,我说了,工作需要,调过去帮忙。”

甘嘉瑜说道:“那什么时候调回来?”

我说道:“这要那边的工作不忙了就可以了啊。”

甘嘉瑜说道:“什么时候工作不忙了?”

我说道:“这要看情况了。”

甘嘉瑜喋喋不休依依不饶:“那这么说这就是一个借口,就借口工作一直忙,让她一直留在后勤部了!”

我说道:“如果工作一直忙,她就一直先在那边帮忙。这没有办法啊,甘科长,工作就是这样子的了。”

我心里恼怒,真想揍她一顿。

甘嘉瑜说道:“那我可以求让她回来吗?我推荐别人过去接替她的工作。推荐更好的更能胜任后勤部工作的人才,心细能吃苦耐劳,有耐心。”

我说道:“难道觉得们副科长不好吗?不能胜任这份工作嘛?如果她后勤部的也做不了,那们科的工作她也做不了。”

甘嘉瑜说道:“是我们科有我们科的工作要做,她不在的话,我们的很多工作就无法顺利做好。”

我说道:“那可是的问题,是科长,科室的工作做不好,不能好好完成,是工作能力的问题!”

甘嘉瑜说道:“张河哥哥,别这样子嘛。”

那么多人被我们撸下去,她偏偏要帮这个副科长说话,为什么呢?这个副科长算是她最亲密的人,最亲近的人,最信得过的左膀右臂,更可能的原因就是甘嘉瑜想要摆我一道。